承寅移民-专业可靠马耳他移民专家!

从马耳他到移民马耳他条件马绍尔,区块链治理的梦该落何方?

  2018年的馬耳他,是區塊鏈世界的中心。區塊鏈技術監管框架的順利獲批和各項寬松政策,吸引瞭眾多區塊鏈企業前往馬耳他投資,或是直(3)投资于人的教育、培训和终身学习;接將業務轉移到馬耳他,馬耳他成為瞭當時世界上對區塊鏈最友好的國傢之一。而這一切的開始,源於一名軟件工程師偶然的一個想法。

  

  現年56歲的Steve Tendon是一名居住在馬耳他的軟件工程師。

  2015年,Steve Tendon聽說瞭以太坊項目,並被其深深震撼。他的腦中開始慢慢產生將加密貨幣、去中心化計算和組織結構治理進行融合的想法。但是以太坊還是太復雜瞭,他無法向他的客戶解釋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因此他報名參加瞭麻省理工學院每周一次的區塊鏈課程,以學習金融科技和區塊鏈相關的知識。在麻省理工的課堂上,老師要求同學們運用區塊鏈技術創建治理結構時,Steve Tendon的腦海裡第一次出現瞭“區塊鏈島”的想法,這是一條從區塊鏈加密世界到主流金融世界的橋梁。

  他將在麻省理工學習到的知識與他開發的稱為 TameFlow的工作系統聯系在瞭一起。該概念依賴於所謂的“約束理論”,本質上是為資源有限的公司提供實現高性能的運行框架。盡管區塊鏈島的故事在馬耳他告一段落,但是卻在其他國傢有瞭開啟新劇情的機會。2018年,Tendon接到瞭紐約初創公司SFB Technologies的電話,該公司正在為馬紹爾群島共和國(以下簡稱“馬紹爾”)研發主權數字代幣。

  一個人的成功,既要靠歷史進程的推動,也與個人的機遇息息相關。

  2016年,Tendon被要求在馬耳他會議上發表有關金融服務管理方法的演講。在那裡,他遇到瞭時任馬耳他經濟部長Chris Cardona。Tendon和Cardona聊起瞭自己在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成果,並向他描繪瞭使用區塊鏈技術輔助國傢治理的先進理念和具體優勢。包括加快商業交易的速度;改進瞭註冊管理機構,尤其是船舶註冊(馬耳他擁有歐洲最大的船舶註冊需求),以及涵蓋醫療記錄、稅收、公共支出、養老金和執照以及身份和居住權收益的統一數據庫。

  馬耳他:做瞭一場“區塊鏈島”的夢

  Tendo的約束理論以及將加密貨幣與傳統金融、法律和監管系統集成的想法似乎非常適合馬耳他。馬耳他作為地中海的一個小島,自然資源非常匱乏。因此,馬耳他在提高資源利用率和治理效率方面有很大的需求。於是,Tendon告訴Cardona區塊鏈可以幫助馬耳他做到這一點,Cardona被Tendo所描繪的美好景象打動瞭。第一個“區塊鏈島”也就此誕生。

  

  Steve Tendon為馬耳他設計的區塊鏈策略

  馬耳他政府動作迅速,很快就成立瞭專門的部門來制定後來的《虛擬金融資產法》。第一步是在區塊鏈上實現公共基礎設施(例如辦公室和機構)的數字化。該法案於2018年11月獲得通過。馬耳他也適時地打出瞭“區塊鏈島”的營銷口號,並且傳播效果很好。“但這失去瞭成為虛擬管轄區的概念。”Tendon回憶道。

  馬耳他沒有再強調自身將區塊鏈技術應用於日常治理的先進性,取而代之的是,政府鼓勵區塊鏈初創企業來到人滿為患的島嶼上定居。而當馬耳他總理約瑟夫·馬斯喀特(Joseph Muscat)因為記者被殺案下臺時,Tendon的區塊鏈島夢也被“釜底抽薪”。同時,隨著全球對該島的審查日益嚴格,馬耳他“面对当前的局势,爱尔兰移民局灵活变通,为受疫情影响可能无法正常提交申请、打款、登陆的申请人,作出了调整。區塊鏈島”的勃勃雄心最終被迫擱置。

  區塊鏈島2.0落戶馬紹爾

  馬紹爾的處境與馬耳他非常相似。馬紹爾包括1,100多個太平洋上的小島,由於海平面上升,以及美國的核試驗導致的核污染,馬紹爾面臨環境災難。至今美國政府仍拖欠島民20億美元的賠償金,並且許多人因其房屋仍被污染而流亡國外。

  

  美軍在馬紹爾的比基尼環礁進行核試驗

  除此之外,盡管馬紹爾已經在1979年從美國的托管下獲得獨立,但經濟依舊嚴重依賴美國的援助,並且馬紹爾沒有自己的貨幣,經濟體系完全依賴於美元。與此同時,馬紹爾马耳他实行企业退税制,这个国家的主要税种包括:所得税、增值税、印花税、关税和消费税。與美國簽署的《自由聯系條約》將在2023年到期,並且馬紹爾並沒有續簽該協議的計劃,這導致大批銀行和金融機構開始逃離。基於上述困境,馬紹爾將一部分希望寄托在瞭區塊鏈的身上。

  與歐盟成員國馬耳他相比,馬耳他唯一的優勢或許就是可以自由發行自己的數字貨幣瞭。而且,由於馬紹爾所處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導致瞭不可能要求相關機構和公司在馬紹爾境內設置實體機構,這一點被Tendon看作是建立真正的虛擬管轄區的理想條件。日前,已經有媒體報道馬紹爾的國傢主權數字貨幣(SOV)將於今年晚些時候推出,從而開創瞭國傢數字貨幣的先河。而Tendon則說,這隻是第一步,公共服務的治理、電子居留權、數字基礎架構將在下一開發階段全部轉移到區塊鏈上。

  

  SOV將成為世界上第一個主權數字貨幣

  馬紹爾沒有中央銀行,取而代之的是它將可編程的數字手段作為其貨幣調節的方法。SOV發行量以2400萬為上限,貨幣供應量以每年4%的速度增長,發行數量和狀態將被記錄在區塊鏈上,每期新發行的債券將直接提供給利益相關者。Tendon說,甚至可以將其理解為一般島民的基本收入。

  SOV:在威脅中如履薄冰,但滿懷信心

  SOV的出現讓很多區塊鏈和加密資產領域從業者有瞭更廣闊的的想象空間,但同時也給SOV帶來瞭很多的“麻煩”。

  2018年,馬紹爾宣佈將發行SOV後不久,美國財政部表示對該計劃有“嚴重擔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警告其存在經濟、“聲譽”和洗錢風險。領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審查的Joong Shik Kang警告說:“(發行SOV的)風險遠大於他們預期的收益。”他警告說,即使SOV成功推出,但是如果SOV遭遇價格暴跌,那麼馬紹爾的經濟也將面臨危險。

  雖然Facebook的Libra已經提出瞭一段時間裡,中國等國傢也相繼開始研究自己的央行數字貨幣(CBDC)。但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立場仍然沒有改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還強調,如果馬紹爾繼續推進SOV,那麼它將危害其與第一夏威夷銀行的最後美元代理銀行的業務關系。雖然SOV受到瞭不少外部阻力,但SFB Technologies的聯合創始人Barak Ben-Ezer仍透露,SOV將於今年發行。Tendon和其他人也對SOV滿懷信心。

  

  馬紹爾助理部長David Paul在2019年的投資亞洲會議上談到瞭SOV

  一直在為馬紹爾群島提供SOV咨詢服務的律師Joel Telpner說:“我們已經看到瞭重大的思維方式改變。一定程度上是由於在中國等國傢/地區采取的主動行動,引起瞭美國的回應。”他還表示,區塊鏈技術在疫情期間的應用,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美國財政部以及其他國傢政府對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態度有瞭改觀。同時,其他資金匱乏且自身存在國際銀行業務問題的太平洋島國國傢已經表示,他們希望效仿馬紹爾群島的做法。

  Tendon說:“馬紹爾推出SOV的決定,將對世界產生積極影響。即使是一個微小的國傢也可能成為加密經濟的超級大國,這使得其他世界先進經濟體將不得給予關註。”

  地域分散、地理位置偏僻,導致過去的馬紹爾成為瞭破壞性核技術的理想試驗場。現在,它將進行大規模的加密經濟實驗。也許如監管機構所擔憂的那樣,這是一個冒險的快速致富計劃。但對於需要建立自己的貨幣體系的馬紹爾來說,成為第一個真正的區塊鏈島,不僅幫它解決瞭眼前的問題,還為它編織瞭一個值得一試的夢。

特別聲明:以上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觀點或立場。如有關於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於作品發表後的30日內與新浪網聯系。
联系我们